第1位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:

終于知道郭德綱為什么急著(zhù)抱孫子了!


【資料圖】

11月16日,郭麒麟后臺逗徒弟的視頻曝光!

這個(gè)小帥哥是大徒弟軒軒,郭麒麟師弟馮照洋兒子,2014年剛出生就拜師了,似乎是指腹為師…

郭麒麟還有一個(gè)徒弟多多,六哥趙云俠兒子,目前猜測是2018年拜師(根據多多媽的微博),多多是16年出生的,也超可愛(ài)!

我記得在哪里看到過(guò)一個(gè)說(shuō)法,以前岳云鵬和欒云平都說(shuō)過(guò)如果生了兒子就讓兒子拜郭麒麟為師,因為他倆的搭檔孫越和高峰輩分都高一輩拜不了,而郭麒麟和他倆是平輩。

結果最后岳云鵬和欒云平最后都生了女兒就作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…

還是于謙老師眼光遠,當下都是郭德綱的門(mén)徒,一代以后,他們的孩子都拜在郭麒麟門(mén)下,都是于老師的徒子徒孫了!

于大爺有眼光,伏筆遠!

看到視頻中郭麒麟溫柔慈愛(ài)有耐心的樣子,不禁要問(wèn),大林,戀情啥時(shí)候提上日程啊?

不知道郭德綱老師有多著(zhù)急抱孫子嗎?

咱也老大不小了,抓點(diǎn)緊哦。

#郭麒麟# #德云社# #八卦手冊#

第2位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:

相聲界里的糊涂事,今天聊幾件。1. 德云社大胖子孫越現在是石富寬先生的徒弟,可是以前可不是,以前孫越的相聲入門(mén)師父還是位女士,叫馬貴榮,這個(gè)可是真正教授孫越相聲的師父,但是這位馬貴榮女士本身自己師承就說(shuō)不清楚,所以就把他的一些徒弟都掛在自己丈夫趙小林門(mén)下。

按說(shuō)這個(gè)就算是圓滿(mǎn)了吧!可惜馬桂榮和趙小林沒(méi)過(guò)兩年就離婚了,趙小林門(mén)下那些弟子,趙小林一個(gè)都不認了,弄得我們的大胖子孫越就像拖油瓶一樣,你不要他不要的。

最后有人介紹想讓孫越拜在常寶華先生門(mén)下,但是顧及常寶華先生那時(shí)候已經(jīng)八十歲了,孫越才三十出頭,不合適,于是于謙拉話(huà)給拜在石富寬先生門(mén)下了。

到這,孫越才算是在相聲門(mén)里有了自己的師承。這件事到后來(lái)常寶華先生知道了,在德云社后臺拉著(zhù)孫越的手說(shuō),這是個(gè)好捧哏,聽(tīng)說(shuō)前段時(shí)間你要拜我為師,怎么后來(lái)就沒(méi)聲了。

旁邊的石富寬先生趕緊搭話(huà),他輩分太小,哪敢拜您啊!我給截胡了,現在是我徒弟。哈哈!

2. 天津的楊少華老爺子早年生活緊張,家里孩子多,沒(méi)錢(qián)。他的口萌師父是郭榮啟先生,郭榮啟又是馬三立父親馬德錄先生的弟子。

這個(gè)確實(shí)有點(diǎn)亂,聽(tīng)我查找資料后的細說(shuō),大家要是覺(jué)得我說(shuō)的不對,可以進(jìn)行下一步討論哈哈。

郭榮啟早年在常連安的啟明茶社說(shuō)相聲,在人家這養家糊口,所以就有點(diǎn)人在屋檐下的感覺(jué)。

楊少華和常家老三常保霆關(guān)系很好,還是發(fā)小。經(jīng)常在啟明茶社聽(tīng)相聲,所以就在常連安的說(shuō)動(dòng)下,拜師郭榮啟。

實(shí)話(huà)實(shí)說(shuō),郭榮啟并看不上這個(gè)楊少華,但是礙于常連安的面子,就這么口萌收下了楊少華。

正好楊少華也沒(méi)錢(qián)擺枝,所以這事就剛好如了郭榮啟的愿。

再說(shuō)一下馬德錄收郭榮啟,郭從小就在馬家學(xué)藝長(cháng)大,后來(lái)有一次郭在一次朋友聊天的時(shí)候就隨口說(shuō)了一句“馬家就愛(ài)剝削人”。

這話(huà)在當年可是很?chē)乐氐?。這也是為什么馬三立先生寫(xiě)了一本自傳,把他一生都寫(xiě)進(jìn)去了,為什么偏偏沒(méi)有寫(xiě)父親馬德錄的兒徒郭榮啟呢?對他更是一字未題。

所以馬家和郭榮啟就鬧得不愉快了。

剛好那時(shí)候馬三立先生也在啟明茶社說(shuō)相聲,就收了楊少華為義子。

為什么不收徒弟,收義子呢?因為楊少華已經(jīng)口萌有師父了,就剩擺枝了。所以只能收義子。

因為這個(gè)楊少華拜師這件事,只剩下楊少華先生一人在世,其余人都去世了,所以目前楊少華先生也只是說(shuō)到是自己小時(shí)候窮沒(méi)錢(qián)擺枝,所以一直拖到現在沒(méi)有師承的。

不過(guò)時(shí)代變了,現在楊少華有錢(qián)了,兒子楊議憑著(zhù)【楊光的快樂(lè )生活】賺的盆滿(mǎn)缽滿(mǎn),而且這部天津風(fēng)味的喜劇片捧紅了很多天津相聲界的一些藝人,再加上楊議的美術(shù)館就值幾十億,所以到現在也沒(méi)有人敢質(zhì)問(wèn)老爺子的師承了。

3.郭德綱,這個(gè)大家肯定都知道一些,他的師父就是天津的楊志剛,當年郭德綱三次進(jìn)京闖蕩,自報家門(mén)就是師父楊志剛,師爺白全福。

但是因為當年的假簽字一事,他和楊志剛鬧得不愉快,所以后來(lái)范振鈺先生在錄制【曲苑雜壇】的時(shí)候專(zhuān)門(mén)打電話(huà)給楊志剛,郭德綱到底是不是你徒弟。

得到的回復,大家肯定都知道,我就不說(shuō)了。

相聲界那時(shí)候對師承看的很重,郭德綱一肚子能耐,因為沒(méi)有師承,就沒(méi)有演出場(chǎng)地,在認識張文順先生后,郭德綱一度想要拜師張文順。

可惜張文順先生自己和曲協(xié)鬧得就不愉快,他知道郭德綱需要的是這個(gè)名分,需要的是相聲家譜里這個(gè)名字,這點(diǎn)張文順給不了郭德綱,所以張文順也不能收他,但是給他引薦了很多相聲大家。

其中就有李金斗和廉春明,李金斗那個(gè)時(shí)間沒(méi)有安排對,兩人沒(méi)機會(huì )見(jiàn)面,有人說(shuō)是李金斗大罵郭德綱明明拜師楊志剛了,還來(lái)拜我。這事純屬娛樂(lè ),不要當真。他倆只是沒(méi)有遇到對的人,只不過(guò)后來(lái)郭德綱拜師侯耀文先生了,所以這件事大家都不提了而已。

還有這位廉春明,他不說(shuō)相聲,但是他會(huì )創(chuàng )作相聲,很多經(jīng)典相聲都是他創(chuàng )作的,包括郭德綱主演的情景喜劇【小房東】。

但是因為楊志剛的關(guān)系,廉春明不得已只能收郭德綱為義子。

也是因為郭德綱認識于謙,于謙的師父是石富寬先生,也是因為當年相聲大賽評委有石富寬先生和廉春明先生,所以那次郭德綱于謙參加了相聲大賽。

然后被臺下評委席的侯耀文先生看中了。侯耀文先生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在北京相聲界那是侯寶林大師的三公子,活土匪,他才不在意你以前有沒(méi)有拜師楊志剛。

就這樣,郭德綱算是有師承了。#八卦手冊# #娛樂(lè )講真話(huà)# #趣談八卦#

第3位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:

1996年,郭德綱創(chuàng )辦了德云社,經(jīng)過(guò)25年的發(fā)展,現在最高層的領(lǐng)導是郭德綱、于謙和高峰。高峰曾在郭德綱成立德云社最初期天津演出時(shí),演員堵車(chē)不能到場(chǎng),本來(lái)是去看表演的高峰幫他救場(chǎng),所以?xún)扇说慕磺楹苌睢?/p>

而高峰也師出名門(mén),師傅是評書(shū)藝術(shù)家金文聲,而郭德綱、于謙也都是金文聲的徒弟,等于三人是師兄弟。于是德云社的總教習是高峰,曾和欒云平搭檔,欒云平也曾經(jīng)和郭麒麟一起逗捧哏。

郭德綱眾多弟子中,最得意的就是欒云平和岳云鵬,所以欒云平現在是隊長(cháng)。管理德云社的演出事務(wù),相當于中層以上干部很威風(fēng),節目的演出時(shí)間和排序都由欒云平負責。

岳云鵬雖然沒(méi)有什么權力,但是說(shuō)話(huà)也有威信,畢竟是當紅明星,資格也挺老的。而搭檔孫越其實(shí)和于謙是師兄弟,都是相聲大師石富寬的徒弟。按輩分岳云鵬應該喊孫越師叔。

現在郭德綱的徒弟中岳云鵬和欒云平也厲害了,兩人已經(jīng)收徒弟了,也就是升級成為了師傅。如果岳云鵬和欒云平的徒弟能成名,師爺郭德綱也跟著(zhù)光榮啊!#八卦手冊#

第4位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:

德云社的孫越真有意思,明明拜師石富寬了,卻從未公開(kāi)提過(guò)此事!是怕對不起開(kāi)蒙的馬桂榮嗎?還是趙小林?跳門(mén)屬于相聲界大忌,所以同樣是徒弟,石富寬對待于謙像親兒子,對待孫越就沒(méi)那么寵愛(ài)了!

…這位網(wǎng)友還有一點(diǎn)很好奇,既然跳門(mén)了,當初孫越為什么不拜師郭德綱呢?

這得看看孫越當時(shí)的處境吧。

剛來(lái)德云社的時(shí)候,孫越不是一個(gè)人。當時(shí)郭德綱有意打造德云相聲聯(lián)盟,孫越作為藝馨社的班主接到老郭邀請的時(shí)候,提了一個(gè)要求,跟著(zhù)自己的幾十號兄弟得一起接收!

老郭非常大度地答應了。

所以才有的后來(lái)孫越給岳云鵬捧哏,大紅大紫!

說(shuō)白了孫越的拜石富寬的年頭比老郭拜侯耀文都早,你說(shuō)誰(shuí)拜誰(shuí)?!

早期孫越師從馬桂容,后來(lái)馬桂榮又把他托付給了趙小林,但也只是口盟,沒(méi)有正式擺知。

這也是為什么我們平時(shí)看孫老師雖然和謙哥是師兄弟,但明顯謙哥和石老師關(guān)系更近!

有人說(shuō)孫越的舅姥爺李文華先生是大輩兒,郭德綱收孫越不好論,這倆其實(shí)不挨著(zhù)!

據說(shuō),李先生正式拜師都已經(jīng)是2008年臨去世前的事兒了,孫越95年就已經(jīng)拜師石先生了。

2016年的德云社20周年慶典上,常寶華先生在后臺拉著(zhù)孫越的手說(shuō),“你是個(gè)好捧哏的,聽(tīng)說(shuō)你要拜我?”

一旁的石富寬哈哈大笑,趕忙攔住,“他剛30出頭,敢拜您么!我截胡,他拜了我了?!?/p>

李文華應該也沒(méi)想著(zhù)孫越能靠說(shuō)相聲吃上飯,畢竟當年的搭檔姜昆也沒(méi)能幫上什么忙,早期孫越還得靠著(zhù)動(dòng)物園養大象這份公職活著(zhù),相聲只能是愛(ài)好!

說(shuō)到李先生,他本是“海青”,即沒(méi)拜師,自學(xué)成才,原本在相聲界沒(méi)師承、沒(méi)輩分。

但他在去世前拜了已去世多年的馬三立為師。這樣,李文華就與“寶”字輩是平輩的了,雖然他名字里有個(gè)“文”字。

就像老苗被打一樣,原本是搭檔打了鄭宏偉,可王聲和老苗的師父是鄭宏偉爸爸鄭文喜老先生!

氣的鄭宏偉想把倆人給清除師門(mén),可是相聲門(mén)沒(méi)這規矩,你說(shuō)氣不氣,所以才有干兒子玉浩替義父出氣打老苗這回事兒。

還有一個(gè)版本!

孫越相聲的開(kāi)蒙人是馬桂榮,因為馬桂榮當時(shí)沒(méi)有師承,所以有資格收徒弟!

后來(lái)她年事已高,就讓孫越拜自己的丈夫趙小林為師,稱(chēng)自己為師娘。

但是趙小林只是孫越名義上的師父,畢竟他沒(méi)有給徒弟們上過(guò)課,師徒名分是有名無(wú)實(shí)。

趙小林很有意思的人。他太太馬桂容是個(gè)刻苦鉆研好創(chuàng )作的人,但是有時(shí)能耐要是鉆研出來(lái)就沒(méi)有師承的余地了,所以大半還是家里熏的,趙小林確實(shí)是不怎么會(huì )說(shuō)相聲,所以都是師娘教課。他們還有個(gè)徒弟叫王玥波!

還有一個(gè)說(shuō)法。孫越是在加入德云社以后,在于謙的引薦下,拜師石富寬!

據說(shuō)這是經(jīng)過(guò)趙小林同意的。

但是也有人認為,這種“跳門(mén)”在相聲界畢竟很忌諱,因此孫越也很少在公眾場(chǎng)合提及師父石富寬。

#德云社# #八卦手冊#

第5位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:

大年初三,岳云鵬、孫越等人一起正在吃飯,尚筱菊從外面走了進(jìn)來(lái),一眼看到孫越坐在那,馬上大喊一聲:“呦,爺!”

邊喊邊一路小跑來(lái)到孫越跟前,倒頭變拜,:“新年快樂(lè ),爺爺,給您拜年了!”

岳云鵬等人已經(jīng)笑得不行了,尚筱菊邊起身邊對著(zhù)孫越繼續說(shuō)道:“二哥馬上來(lái),二哥,晚一點(diǎn)!”

孫越終于忍不住了,大喊一聲:“有完沒(méi)完了!”

不過(guò)尚筱菊一點(diǎn)也不為所動(dòng),從兜里拿出手機,熟練的翻著(zhù)收款碼:“知道您沒(méi)帶現金……”

旁邊又傳來(lái)一陣笑聲,尚筱菊已經(jīng)把手機送到了孫越面前,孫越還在做最后掙扎,指了一下曹鶴陽(yáng)那邊:“讓你各位叔們也轉一下,他們下午掙錢(qián)了!”

曹鶴陽(yáng)等人連連謙讓道:“您先來(lái),您先來(lái)!”

眼看掙扎沒(méi)用,孫越放棄了抵抗,隨后也傳來(lái)尚筱菊心滿(mǎn)意足的聲音:“謝謝爺爺!”

也難怪讓孫越破費,本就是岳云鵬的搭檔,然后在德云社輩分又高,另一邊尚筱菊又是岳云鵬的徒弟,孫越怎么也是躲不過(guò)這一“劫”的!

岳云鵬也是相當支持徒弟的,還回身囑咐尚筱菊:“付款碼得開(kāi)著(zhù)呀,爺們!”

大過(guò)年的,就是圖一樂(lè )!

第6位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:

有一次,岳云鵬和孫越住在一個(gè)酒店里。晚上,孫越的呼嚕聲太大,岳云鵬睡不著(zhù),一個(gè)枕頭砸過(guò)去孫越停了一會(huì ),等6個(gè)枕頭扔完,孫越還是依然呼嚕聲震天。岳云鵬忍不了了…

于是他把孫越弄醒了,岳云鵬說(shuō):“叔,我求你了,你給我5分鐘,我才能睡著(zhù)?!本瓦@樣,兩人才算相安無(wú)事,都睡下了。

孫越出生在相聲世家,所以從小他就開(kāi)始學(xué)習相聲,按照輩分,孫越管郭德綱叫哥。不知道從什么時(shí)候開(kāi)始,沒(méi)人喜歡聽(tīng)相聲了。

孫越就開(kāi)始在動(dòng)物園喂大象,這一喂就是10年。突然有一天孫越醒來(lái)后,發(fā)現鋪天蓋地都是郭德綱。

于是孫越也開(kāi)始帶著(zhù)十來(lái)個(gè)人,聚在一起說(shuō)起了相聲。有一天,郭德綱找到了孫越,郭德綱說(shuō):“來(lái)吧,我這里什么都管?!?/p>

孫越?jīng)]有一口答應,因為那時(shí)候,孫越還有一幫兄弟跟著(zhù)他一起說(shuō)相聲。他擔心的是,郭德綱只肯收自己。

于是,孫越小心地提出了這個(gè)要求,郭德綱一聽(tīng),絲毫不猶豫地說(shuō):“你這十來(lái)個(gè)兄弟,我全都要,來(lái)吧!”

孫越當即就拍板了,答應了加入德云相聲聯(lián)盟。等孫越回去一說(shuō),這十來(lái)個(gè)相聲演員非常開(kāi)心。

就這樣,孫越開(kāi)始和岳云鵬成為了搭檔,雖然只是一位捧哏,但是岳云鵬正是因為有了孫越,才能夠越來(lái)越火。

孫越養大象的事情,也被岳云鵬寫(xiě)成了一個(gè)梗:孫越畢業(yè)那會(huì ),因為胖一直找不到對象。這時(shí)有個(gè)單位找到孫越,說(shuō):‘來(lái)我們單位吧,我給你找一對象’。結果孫越一去,動(dòng)物園果然給孫越找了一對大象。

就這樣,岳云鵬和孫越不僅在臺上相愛(ài)相殺,在臺下也是互懟個(gè)不停。

有一次,沙溢也在場(chǎng),孫越問(wèn)岳云鵬:如果你戲里要一個(gè)男主角,我和沙溢,你選誰(shuí)?

岳云鵬:這個(gè)簡(jiǎn)單啊,我選老沙!

孫越:我便宜啊!

岳云鵬:便宜也不行,因為說(shuō)相聲的演戲啊,都不好看。

孫越:打擊面太大了啊。

岳云鵬:我師傅不在乎。

雖然是調侃,但是還真的是這么回事兒,德云社里,郭德綱、岳云鵬所拍的電影都不夠出彩。只有在相聲界不務(wù)正業(yè)的郭麒麟,在電視劇方面算是有些成績(jì)的。

2020年開(kāi)始,因為疫情的原因,德云社一直無(wú)法開(kāi)箱。小岳岳不愁生計,他從《極限挑戰》的臨時(shí)嘉賓變成了常駐嘉賓。

《極限挑戰》其實(shí)也遭遇了不小的挑戰,許多觀(guān)眾都說(shuō)現在的《極限挑戰》遠不如從前了。

不過(guò)最近一期的《極限挑戰》重新開(kāi)始吸引了觀(guān)眾的眼球。李沁和孫越成為了臨時(shí)嘉賓,把極限男團騙得團團轉。

節目里還有一個(gè)片段,孫越、岳云鵬和李沁坐在一起,為大家上演了一出互相忽悠食物的精彩片段。

孫越先是騙走了李沁的面包,然后又準備騙岳云鵬的薯片。

小岳岳果然不愧是個(gè)小機靈,一邊說(shuō)薯片不好吃,一邊護著(zhù)薯片。隨后,小岳岳還給孫越和李沁各到了“一杯”水,真的是太好玩了。

#八卦手冊#

#孫越和岳云鵬李沁搶吃的#

第7位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:

德云社原來(lái)有很多稱(chēng)號,像德云四老,他們分別是張文順,邢文昭,李文山,王文林四位,后來(lái)王文林先生與徐德亮退出德云社,以至于德云四老缺了一位,一直到邢文昭老爺子去世,郭德綱發(fā)微博將德云社另一位輩分高的謝天順先生安排在了德云四老位置中。

還有德云四少,分別是曹云金,劉云天,何云偉,李菁,這四位曾經(jīng)是德云社的臺柱子,可以說(shuō)除郭德綱以外,德云社就數他們四人最火了。

可惜四人全部退出德云社,如今曹云金何云偉兩人曾經(jīng)是郭德綱最?lèi)?ài)的弟子,兩位現在名聲都不太好,聽(tīng)說(shuō)最近何云偉直播帶貨被罵叫停。

德云四公子,這是德云四少退出以后,郭德綱開(kāi)始力捧的第二批人,有,張云雷,寧云祥,張鶴倫,孟鶴堂四位。

張云雷現在風(fēng)頭早已蓋過(guò)原來(lái)的曹云金和何云偉,現在可以說(shuō)是相聲界里粉絲最多的一位,有人說(shuō)張云雷就是靠外表,那你就太小看這位少年藝術(shù)家了。

張鶴倫,孟鶴堂如今都是德云社的當紅,他們都有自己一大批追隨者,如今兩位一個(gè)是五隊隊長(cháng),一個(gè)是七隊隊長(cháng)。

只有寧云祥在快要當紅的時(shí)候,選擇告別相聲舞臺,如今早已結婚生子,聽(tīng)說(shuō)前段時(shí)間又回來(lái)德云社,他是張文順先生的外孫,郭德綱想要力捧他,可是這位男孩真了不起,很多人擠破腦袋都想進(jìn)入的娛樂(lè )圈,人家一點(diǎn)都不留戀。

還有德云五虎將,分別是,高峰,孫越,侯震,謝金,鄭好。

高峰,德云社總教習,德云社文哏相聲代表,很多人說(shuō)他的相聲不好笑,那是因為你沒(méi)聽(tīng)進(jìn)去,聽(tīng)進(jìn)去了,你才理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的藝術(shù)。

孫越,岳云鵬搭檔,以前養大象,真的沒(méi)有偷吃過(guò)大象飼料,他的胖是他自己多年努力吃夜宵吃出來(lái)的。

侯震,德云社攝政王,郭德綱司機,平時(shí)啥都不管,但是卻有權管任何事情?,F在不說(shuō)相聲,偶爾就是報幕,主要原因是懶得說(shuō)相聲。

謝金,德云社目前最大輩分,文字輩和郭德綱師父侯耀文一個(gè)輩分,由于輩分太高,經(jīng)常被筱字科弟子想要把他掛在墻上等我沖動(dòng)。

鄭好,就是郭德綱段子里說(shuō)的“爹,洗腚呢?”所以也叫正洗腚。

今天就和大家聊到這吧!喜歡的就關(guān)注一下吧哈啊哈。#八卦手冊# #娛樂(lè )說(shuō)真話(huà)# #趣談八卦#

第8位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:

[emailprotected] @孫越 @郭德綱

德云社天津分社開(kāi)業(yè),邀請了少馬爺馬志明到場(chǎng)。從這幾張照片可以看出點(diǎn)什么呢?

少馬爺居中,理所應當。

畢竟人家輩分和地位擺在那兒。

郭德綱挨著(zhù)少馬爺右手,

于謙大爺挨著(zhù)少馬爺左手,

那就更沒(méi)毛病了。

郭德綱右手邊挨著(zhù)是高峰,

于謙大爺左手邊挨著(zhù)是欒云平,

一個(gè)教頭、一個(gè)副總,這么站沒(méi)毛病。

可是接下來(lái)的排位有的是不是不合適了呢?

剩下的人我只認識侯震,岳云鵬,孫越,張鶴倫,其他幾個(gè)德云社的弟子叫不上名來(lái)。

從這個(gè)排位來(lái)看,岳云鵬和孫越的為人還真不錯,有點(diǎn)胸懷和格局。[贊][贊][贊]

本文孫越輩分為什么那么高,孫越的輩分到此分享完畢,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。

標簽: